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网络频道SDN/NFV博科:SDN将是必须的经历

博科:SDN将是必须的经历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近几年,“软件定义”是一个很火的话题,仿佛一夜之间数据中心里IT基础设施都被“软化”了,而在这一过程中,传统的硬件厂商无疑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近日,笔者有幸与博科运营商首席技术官兼首席科学家David Meyer就SDN和OpenDaylight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来源:ZDNet网络频道【原创】 2014年6月4日

关键字: 博科 SDN 软件定义网络 OpenDaylight OpenFlow 虚拟化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在本页阅读全文(共3页)

近几年,“软件定义”是一个很火的话题,仿佛一夜之间数据中心里IT基础设施都被“软化”了,而在这一过程中,传统的硬件厂商无疑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软件定义”不仅改变了传统的IT架构与部署、配置模式,也改变着整体的IT基础设施的发展走向。虽然在数据中心里,“物理的存在”仍然必不可少,并决定了基础的能力,但软件定义的能量以及其所展现出的未来潜力已经越来越被重视与认可。

博科公司(Brocade)是业界著名的数据中心网络解决方案提供商,较早之前,在它已经取得了存储区域网络(SAN)交换机市场的绝对领导地位之后,大举进军以太网领域,但很快就迎来了软件定义网络(SDN,Software Defined Network)的潮流。显然,博科将与其他传统网络厂商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何面对“软件定义”的趋势,并借助它让自己获得更好的发展,甚至进一步确立自己的领导地位?

近日,笔者有幸与博科运营商首席技术官兼首席科学家David Meyer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他在不久前刚被任命为主导SDN控制框架的OpenDaylight项目技术指导委员会(TSC)主席,可以说是SDN领域中的重量级人物,同时也肩负着带领博科走向SDN前沿的重任。

博科:SDN将是必须的经历

博科运营商首席技术官兼首席科学家David Meyer

网络的进化状态

话题首先从网络本身开始,我们都知道对于一个数据中心而言,其主要的IT基础设施可以分为三大类:计算、网络和存储,在很多场合似乎人们更关注计算与存储领域,而对网络相对“冷淡”一些,但如今SDN的出现让网络开始与其他两大硬件平台并驾齐驱,甚至有反客为主的趋势,毕竟网络是信息传输与IT功能节点(计算、存储)的连接管道,作为博科运营商首席技术官兼首席科学家,David Meyer显然也是对网络情有独钟。

“从我个人来看,网络最让我着迷的地方是这个网络它无处不在”,David Meyer表示,“不管是我们现在说到计算机网络,还是说生物的网络,我们每天都要用到它。那么对于现在这个社会来说,这个数据网络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我们现在提到的,大家比较看中的这个SDN 、NFV(网络功能虚拟化),还有云技术。那么它们可以使我们现在这种网络,变得更加的快速,使它变成的更加的高效,这就是网络的成就,也是对我来说是非常着迷的地方。”

不过,对于一个数据中心而言,计算、网络与存储是相辅相成,协同作战的,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是协同进步的。比如计算的虚拟化也必须会带动存储新一代虚拟化技术的诞生,并催生网络虚拟化。对此,David Meyer表示认同,“其实从我们传统的这个角度来看,在传统的物理网络领域,其发展其实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了。但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软件定义。在这一阶段中,可以理解为硬件在应用层面上的全面虚拟化,而这也是最令人着迷的演进,并且它的速度正在加快。”

现在,假设我们把计算、网络和存储单纯的提取出来,如果我们把它放在一个分界线上,即物理和虚拟的。在物理的时代,这三大平台已经发展到一种极致。而现在正跨过这个分界线,向虚拟化进军,那么各自所获得的成绩如何呢? 对于过个问题,David Meyer很有兴趣,他表示,“如果用拟人化来形容,网络虚拟化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我个人认为它确实处在一个婴儿时期”,但他强调,在发展的过程中,可能多种方法或多种路径来复合加速这种发展 。比如在数据中心层面,就已经开始为其做好相应的准备。“OpenStack就是这一典型的例子,它也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一种技术,只有四年的时间。现在非常热的OpenDaylight,也是一个年轻的技术,只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就SDN总体来说,虽然正在快速的发展和演变着,但其实上非常年轻的,相对于现有物理网络的成熟度,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科:SDN将是必须的经历

OpenDaylight体系架构

对于存储虚拟化,在David Meyer看来,其相对来说比SDN成熟一些,但也有限。相较而言,计算方面的虚拟化成熟度则是最高的,按David Meyer的比喻,如果SDN是婴儿,那么服务器虚拟化已经可以算是成年人了。“我们也可以到服务器有着类似的演化过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服务器虚拟化其实是不可用的,”David Meyer 表示,“它那时还是很笨重的,而现在借助新型的虚拟化容器,它的这个重量可能会更加的轻,跟之前相比也更加的简便。还有更多的演进,许多公司都在做这方面的事情,所以说它是目前虚拟化中最成熟的,SDN的发展将与之类似,但会更快。”

软件定义与软硬件之间的关系

回到软件定义本身这个话题,我们又应该如何定义它呢?在中国IT圈里,有一些人总结出了一个观点,就是说未来的一些网络设备、存储设备,可能都是定制化的X86服务器,通过X86在这一通用平台上部署相应的管理或功能性软件,来具备相应专用设备的能力。那么David Meyer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David Meyer表示, “对于X86服务器,在其上实现网络的一些功能是没问题的,比如负载均衡。但是有一些功能短期还是实现不了的,此外还有就是界面性功能,在将来也可能不太容易实现软件定义。”对于原因,一方面就是物理与虚拟之间不可逾越的限制,另一方面则是性能方面的需求。显然,这个问题要涉及到硬件与软件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David Meyer仍然先用计算来举例,其实很多功能最开始就是通过软件来实现的,因为比较容易,就服务器虚拟化来说,计算方面的资源虚拟化利用就是一个软件的功能。“事实上,IT研发人员都是会根据需求慢慢的去发现一些功能,先做成一种软件,然后看是否符合客户的需求。那如果符合了之后我们再把它放在硬件上,从计算演化的历史角度来看,其实软件和硬件就是来回往复、交替前进的,并没有一个纯粹的界线分明的定义。”

David Meyer 进一步解释,“最开始如果我们比较追求性能的话,那么可能更多的考虑的是用硬件实现,如果我们考虑的是更高的系统灵活性,可能我们更多的考虑的是软件的问题。”对此,David Meyer早前在思科的工作经历给了他深刻的印象,“当时我们收集了一些客户新需求,先做成一种软件,我们叫这它Slow Pat,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因为它当时的运行速度是很慢的,然后我们把这个软件提交给客户,看看是不是对方想要的,如果正是他们需要的,我们再把它放在硬件上去实现。”

总之,David Meyer强调所有的软件都是建立在相应的硬件基础之上,它是离不开硬件的。所以说到软件定义,我们还要看它要定义什么东西,有些东西如果更强调灵活性,那么就适合软件定义,但它的前提是不能影响相应的效率,否则可能还是硬件实现比较好,或者是放在一个更为强大的硬件平台上来进行软件定义。无论是计算、存储还是网络均是如此。这就对应了上文的话题——软件与硬件的交替演进。一开始人们可能在追求某个设计时,更多的是从灵活度上去考虑的,最终通过软件来实现了这种灵活性,但是随着这个软件的演进,人们又可能会希望在速度、性能、功耗等方面的表现获得进一步提升,从而需要更好的硬件。因此,灵活性与性能,决定着软硬件交替发展的主旋律。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当今的软件定义更多的基于x86服务器来实现,由于它的通用化、标准化而使其有着惊人的装机量,并拥有强大的生态基础环境,那么是不是可以说软件定义就是为x86而生的呢?

“完全不是,”David Meyer给出了明确的回答,“当前的软件定义大多基于x86服务器,是针对当前环境而言的,因为它的普及度更高,但从原理上讲,软件与硬件之间是分开的,并没有必然的限定关系,尤其是对于CPU来说。”

结合之前谈到的软件定义的灵活性与最终实现的效率、性能表现来对比,我们可以展开丰富的联想,比如基于ARM的服务器,甚至是基于IBM POWER或Oracle SPARC服务器,都是可以实现所谓的软件定义功能,比如将一台双插槽/2U的POWER服务器改装成一台存储服务器或是一台SDN设备,在技术上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愿不愿意或值不值得这么做而已。

David Meyer对此表示赞同,不过更为现实的未来则是基于ARM服务器的软件定义设备,尤其是网络设备已经走在了路上。“将来不可能所有的软件定义的设备都是基于x86的,比如负载均衡、IPS(入侵防护)、防火墙等,也都可以在ARM服务器上实现,业界已经开始着手这方面的应用了。”

 

科技行者:每条内容都是头条的新闻客户端 扫码立即下载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往期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