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ZDNet网络频道SDN/NFV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对SDN和NFV的实践和思考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对SDN和NFV的实践和思考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在大会第一天下午的主会场中,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分享了主题为“对SDN和NFV的实践和思考”的精彩演讲。其中讲到,关于SDNFV,我们觉得它是一个对未来网络会产生极大影响的技术,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于SDNFV、对于未来网络的一个思考。

李超 来源:ZD至顶网网络频道 【原创】 2016年06月01日

关键字:中国移动 SDN NFV 2016全球SDNFV技术大会

ZD至顶网网络频道 06月01日 北京报道:2016年6月1-2日,“2016全球SDNFV技术大会”在北京盛大召开。作为连续举办三届的SDN/NFV技术与产业盛会,本届大会着眼于SDN /NFV的实践应用与部署,从SDN/NFV在运营商网络、企业网、云数据中心、测试解决方案等多个场景的应用出发,深入解析产业部署现状及面临的挑战与发展趋势。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对SDN和NFV的实践和思考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

在大会第一天下午的主会场中,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强分享了主题为“对SDN和NFV的实践和思考”的精彩演讲。其中讲到,关于SDNFV,我们觉得它是一个对未来网络会产生极大影响的技术,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于SDNFV、对于未来网络的一个思考。

以下是杨志强的演讲实录:(以下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确认,仅供参考,谢绝转载。)

杨志强:各位来宾下午好。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来探讨关于SDNFV的这么一个话题。我想今天的发言主要是这么两个部分。一个就是我想简单的跟大家介绍一下,中国移动这些年来,关于SDNFV这些方面做的一些实践和我们的一些探讨。另外,第二部分,我想在这儿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SDNFV,我们觉得他对未来网络会产生极大影响的技术,我们也想分享一下,我们对于SDNFV对于未来网络的一个思考。

高效率想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关于业务引入的高效率,快速的引入新业务,快速的小业务上线,第二提高整个网络的运作率,由于运营商做了过多的保护,备份和整个设备的专用性,等等他的网络效率是比较低的在这两方面运营商都有非常急迫的要求。对于运营商将成本是非常有异议的。这也是为什么成为最热点的技术。在这儿不做介绍了,大家都有很多的了解和研究。我这儿想跟大家简单的分享一下中国移动在这些年我们做的一些SDN和NFV的一些实践,首先说一下SDN,中国移动我们主要是在三个场景下做了一些SDN的实践和应用包括商用,当然这里面的SDN我们也是这样的概念,我们认为他是一个广义的SDN,他可能不是严格大家说,比如说就像南向接口,就是要用什么样的这种专用的设备,我们把他称为广义的SDN。第一个场景是我们下一代的数据中心,我们在数据中心场景下,在2015年中国移动在我们广州的南方基地,公有云服务我们首先做了商用的部署,按SDN的方案来做的公有云的整个的解决方案,包括500多个转发节点,另外包括openfolw的解决方面。另外自主研发了一些关于SDN的核心的设备,包括控制器,包括高端的虚拟交换机等等。

这个是我们在推动SDN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也是在整个产业的推动当中,控制器跟包括下面的虚拟交换机,包括一些复杂应用的,包括一些防火墙等等这些应用当中,厂家的绑定还是比较紧密的,在目前来看。中国移动也希望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来推动这个接口的打开,推动这些厂家之间的互通,中国移动通过我们自主开发的控制器,跟多个厂家的S(英)做了对接,包括我们通过统一的模板做了对接。应该说在推动整个SDN这个产业打通方面,我们做了很大的推进。

另外一个场景,我们的SDN,是中国移动做企业客户的专线的网络,中国移动的网络,大家都知道,规模大,设备厂家比较多,网络结构比较复杂。

面对这样一个超大型的网络,中国移动也是在业界率先提出了面对超大规模网络的架构,并且付诸实施。这里面想说一下我们非常关键的把北接口做了标准化,做了里面具体信息模型的定义,做了北向接口的开放。在南向接口我们采用的策略,对传统的设备是采用厂家自己的接口。对于新建的设备我们建议采用统一的标准化的南向接口,统一受我们的控制。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做了一个非常好的尝试。

那么也非常高兴,我们在这方面的推进得到业界的非常好的响应,厂家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在厂家支持下,我们建立了一个全面的SDN的一个生态链,我们构建端到端的生态系统。同时我们做了北向接口和南向接口非常高的标准化。去实现网络的调度,配置以及一些故障路由的优化计算等等,在我们的标准化的工作,部分已经被国际标准采纳。

目前,我们是在已经完成的实验室完成了7个厂家的互通测试,另外在广东、浙江、福建、北京,四个省市进行了线网的商用,通过这个实验我们看到我们把不同厂家的调度,从过去的几周缩短到现在的,以分钟来计的这样的一个时间集,极大的提高了我们业务的体验。

第三个应用关于广域网的应用,这个非常同意刚才赵院长提到的,全面的广域网应用还是有很大的问题,我们也是做了一个局部的,在广域网上做一个优化的局部的优化。去提高我们整个的网络的利用率。

那么在这中间中国移动也是第一个推出了由运营商自主开发的基于opendaylight的应用。我们选择了三个大的技术方向首先做的推进。这三个大的方向,一个是voLTE,我们利用SDN快速升级和部署的特点,有利于我们的发展。我们重点考虑在voLTE目前我们最主要考虑的是新的网源尽快的引入NFV的设备。

第二个领域,就是物联网专网,中国移动从物联网建设的时候,建设了一张专用的核心网,相对来讲,他跟我们大网是比较隔离的。物联网考虑的是垂直领域的应用,利用NFV的技术,更有利于提供灵活性和多样性的服务。

第三个是固定介入,我们希望利用NFV的技术做一个高起点的推进,能够把这个有一个高起点的进入固定介入。因为这个刚才赵院长也提到,我也很同意在转发层面其实他的性能还是受到很大的转发能力的影响,是不是能够完全做到通用的设备是代替我们现在的专用的设备。

我们现在首先希望推进把他的分离,能够卸载他的一部分能力,这点我们也非常希望业界的各个厂家能够积极的参与我们这方面的技术的推进工作。

相关的实践我们分为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我们在实验室,中国移动实验室,我们成立了实验室,在2015年初我们跟第一批的9个合作伙伴签订了协议,还有5家,一共是有14家,现在好像有17家,跟我们签了合作协议,入驻到我们的实验室,测试内容分为三个方面,一个方面面向全解耦,底下的物理设备,中间的虚拟化的平台,上层的应用全部解耦,进行互通的交叉性的可溶性的测试。

第二大部分,就是我们跟OPNFV的开源。第三个大的方面,我们面向未来的一个综合的电信云的综合架构的这样的一个平台性进行了一些测试。另外在实践当中,我们是有在MS系统,刚才讲的voLTE系统,我们在全国选择了三个厂商,有4个城市,在做这个MS线网的试点,目前试点也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包括跟我们的核心网,包括跟我们的EPC,包括跟我们的网点实现对接等等。

另外我们在ICS,也是采用的NFV的架构,今年可能会上线。前面我们简单说了一下中国移动在这些年做的一些SDN和NFV的实践,这当中确实我们也发现还存在很多的问题。当然问题有很多,在这儿,主要的我想提这么几个,一个是关于SDN,在广域网上应用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面对电信网络这么复杂,这么规模庞大,和地域分布广泛的网络,SDN的多域协同的问题,架构如何去选择,是选择单层多域来进行控制器之间的协同还是选择多层进行控制。当然选择多层对于多域的控制可能数据之间的数据同步,数据的交互等等,会带来很多它的复杂性。所以我们现在初步的研究,我们也是更倾向于说,采用这种多层的层次化的控制器来进行控制。可能会很好的更好的平衡他的复杂性,他的兼容性和他的可运营性,这是关于SDN的问题。

SDN还有一个我们刚才其实也提到的,就是他的厂家绑定的问题。大家都知道,运营商其实在采用(英)很大的一个问题,是希望减少或者去掉厂家的绑定的问题,希望有更多的选择。但是目前来看,跟网关,防火墙这些设备来讲,目前还是单厂家自己跟自己的配合。中国移动做了一些这样的尝试,但是我们也认为这个方面的工作,包括互相之间的接口的标准化,模型的标准化等等,还需要大家共同推进,来打开这个接口。

另外关于NFV的问题,我们想最主要的一个,还是关于如何高可靠性的要求的保障问题,电信级我们一直说是一个高可靠性,对这个系统的要求,过去专用设备上大家做了很多的硬件的,配置做了很多的备用,备份的配置。在云计算的基础上,本身对硬件要求又不是那么高可靠性的硬件来做的,他更多的靠软件来实现他的安全性和可用性,这个之间怎么平衡。我们的同事经常说把这个硬件当牲口还是当宠物的问题,大家还是有很多不同的保证,不同的观点来讨论这个问题。

所以,这个三层之间如何去协同,要不要去协同等等,这还是有很多的问题,没有非常好的解决好。另外一个就是关于虚拟化网源的性能的问题。刚才我们讲了,对于控制层面,以计算为主的网源我们用通用设备大家觉得问题还是不大。

但是对于数据链的网源,尤其是数据链很多是要叠加一些业务的,很多业务叠加,要求加解密等等,这些业务要求一些策略加进去之后,往往影响到转发链的性能,他的性能就会有下降,达不到他专用设备的时候的要求,目前确实各个厂家提出了很多关于硬件辅助的一些加速的解决方案。

但是我们也发现这些解决方案之间缺乏一些通用的HI,变成他的软件给底层硬件造成新的绑定,这种做法可能跟我们希望采用通用硬件的做法又背道而驰了。所以我们希望在业界大家应该去研究一些,一是比如说软硬件一些公用的架构可以来实现数据链的NFV和底层硬件的解耦。以上简单跟大家介绍一下中国移动在SDN和NFV方面做的一些实践和探索,上面的这些探索更多的还是一些单点的一些功能性的研究和探索。包括一些网源的一个虚拟化的过程。

但是我们说SDN和NFV,所带来的包括运营商所追求的,希望使用它达到的是一个更高效率的运营整个网络,所以他给运营商带来的可能不是一个单点的技术的问题,他更是一个系统的,是一个对未来架构的问题,基于对SDN和NFV未来网络的架构我们也做了很多研究和思考,在这儿我也想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一是我们认为未来基于SDN和NFV的网络,未来的网络有两大变革的表一个是新型的数据中心,一个是新型的网络,或者叫新型的连接。新型数据中心,我们针对船一的运营商,我们的机房采用各种不同的传统的电信设备,非常复杂,非常多样,非常不统一。我们每上一个新的功能,每上一个新的网络,需要重新找机房,找地方,重新建设用电设备,设备周期很长。所以未来我们新型的网络,应该用新型的数据中心来取代我们传统的电信机房。信息中心应该以资源的方式,提前规划好布局好我们新的网络功能上来的时候,就可以真正实现我们自动化的部署快速的上线,真正的实现我们刚才所希望追求的目标,高效率的运营我们这张网络,当然新型网络是利用SDN技术可以开放我们的网络能力。

基于这样的设想,我们也提出来,未来的新型的数据中心,我们提出来了一个叫电信云的基本组建的构想。我们未来的电信云因为他是要做主网和统一调度的,一个是标准化的基础设施要求,标准化比如说通用的硬件设备,统一的云操作系统去执行统一的虚拟层的指标要求,第二要求他有标准化的主网的要求,包括基础的网络平面的划分原则等等,这样的一个要求,主要是为了保证我们未来的网络,他的统一管理,统一调度和他的快速可复制性。所以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他还要有一个支持我们统一的业务的编排和管理。

在这样的一个统一的设计下,我们提出来未来的网络架构,是由于我们刚刚提到的电信集成云作为基本组建的单元构成的新型数据中心,是我们未来的一个网络的体系。在未来网络架构设计上,我们的面向的重点,会从今天面向你语音业务为主,而转向未来的面向以流量和内容为主的这样的一个网络架构设计。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架构设计下,我们会把媒体面的东西和控制面的功能统一放在以T(英)为组建的电信云当中去实现,媒体面我们会把它下载到网络的边缘。把内容推到离用户最近的地方,核心层面集中去做控制。

这是我们对于未来网络的一个基于SDN和NFV架构上未来网络的一个设想,一个设计。在这样的一个设计下,这样的一个网络的建设和运营的方式,在过去那种手动的,靠我们过去传统的方式没有办法去运营的,所以他就需要一个功能强大的一个统一的协同编排器。就是我们大家都提到的,Orchestrabtor,这个图也是我们第一次拿出来给大家来秀,是我们认为当SDNFV引入以后他会引起运营商的彻底的变革,我们认真研究了在未来的网络自动化部署的场景下,我们利用Orchestrabtor。一直到资源分配,也就是部署的过程,那么这三个过程,应该说在我们传统的运营商的工作流程当中都是可以找到它对应的过程的。比如说业务的设计或者产品的设计,过去可能是在厂家做的。厂家可能要花一年两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把这个产品设计出来,研发出来,来卖给运营商。

运营商在我们第二个步骤,叫上线的步骤,其实运营商可能就是过去的采购和测试,运营商来讲至少也是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一般可能会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来完成这个采购测试等等的工作。后面一个按照我们现在的建设的过程了,就是要开展基础设施的建设,就要在各地找机房等等。这个过程,可能会更长,至少应该也是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可以完成。

所以在传统的运营商的流程当中是这样的一个过程,我们看到,在未来,当我们的云化的这些数据中心变成一种资源的时候,我们未来的业务上线,应该是一个自动化的,全生命周期管理的过程,在后面我们可以看到,在Orchestrabtor的支持下,我们整个业务上线后面变成一个时时的资源分配,业务配置的过程。后面是我们进入时时的监控状态,根据数据的搜集做运营状态的分析,这些状态。然后我们可能根据信息的搜集对我们的策略进行新的修正和调整,再放反馈回去,需要下线或者需要结束它的业务等等这样的一个过程。他是一个闭环的自动化的过程。我们传统可以看到,建设完以后可能我们就进入运营维护的状态了,他是一个开环的,而且它是一个时间非常长的过程。针对这样的过程,我们也认为运营商和网络,我们的网络本身,就变成了服务。我们的网络需要有一个从资源变成一个业务,变成产品,一直到变成交付这样的一个整个的一个生命周期的过程。所以一个强大的Orchestrabtor的功能是必不可少的。同时我们非常清醒的认识到网络化的运营,对业务流程和组织机构等等,都会带来非常大的挑战,加速转型可能会由于SDNFV的促进,可能会加速运营商在这方面的转型。我们今天当然也看到,有好多,包括像提出来的非常激进的转型的策略。其实全球的运营商我觉得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

因此我们也提出来,在未来的网络中,Orchestrabtor它是非常重要的,那Orchestrabtor,这个我是用了一个,Orchestrabtor它在整个的网络中,他既要跟网源设备去对接,同时他也需要运营商丰富的运营经验结合进去,才能形成一个功能强大的Orchestrabtor。所以我们也非常希望产业界共同合作开发一个共同的基础架构的Orchestrabtor。

同时在运营商的各个方面,大家都对这个非常重视,刚才大家,包括上午大家都提到,像Ecomes架构,他们也是投入了很长的时间开发他们的Ecomes架构。包括中国移动跟我们的合作伙伴一起,包括基金会,包括华为等等,和国内的合作伙伴一起发起了open-0的项目,今天上午也有介绍。我们希望利用这个产业界大家共同的力量,去把这个开源的项目能够打造出来,能够让大家,让运营商能够更快的去在这个SDN和NFV的道路上能够尽快的真正获得带来的好处,给运营商得到更大的价值,我们也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努力,来共同推进open-o的项目取得成果,给运营商实际的利益。

最后我想说中国移动前年推出了一个创新网络,叫NovoNet的计划,凝聚产业的力量,在新的技术下,利用SDNFV的技术,打造新的网络架构,去实现新的功能,来满足我们整个社会对通信产业更加多样化,更加高水平的一些要求。我的发言就到这儿,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发言嘉宾确认,仅供参考,谢绝转载。)

推广二维码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