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ZDNet网络频道穿越无人区之后

穿越无人区之后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两个拎着皮箱的中国小伙子,走过一段泥泞的无人区,奔向战后百废待兴的伊拉克……这个如电影画面般的场景,没有成为定格,而是揭开了两个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未来。这其中,有踏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更有很朴素的情怀。

来源:ZD至顶网网络频道 2016年04月14日

关键字:华为

两个拎着皮箱的中国小伙子,走过一段泥泞的无人区,奔向战后百废待兴的伊拉克……这个如电影画面般的场景,没有成为定格,而是揭开了两个年轻人热血沸腾的未来。这其中,有踏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更有很朴素的情怀。

                                                                   

事情来得很突然。

2004年2月的一天,领导找到我,说:“你去伊拉克出趟差吧。”我问:“去多长时间?”领导说:“你先去了再说,说不定就常驻了。”领导问我愿不愿意去?我没想太多,说:“去就去吧。”

穿越无人区

领导给我发了一个出行指南,有两条路线:一条路线是,飞土耳其安卡拉,再从安卡拉转机到东部的边境小城市迪尔巴克,然后坐汽车到边境,从那里过边境。过了边境,再坐汽车到苏利马尼亚。第二条路线是,飞约旦首都安曼,然后坐汽车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到巴格达后,再坐汽车。反正就两条路,都是从汽车换汽车,因为那个时候伊拉克还没有恢复通航,不能坐飞机。我决定取道土耳其。

出发前和伊拉克的同事联系得知,当时公司驻伊拉克的代表何明在安卡拉,我可以和他一起去伊拉克。于是我和何明在安卡拉碰头,然后转机到迪尔巴克,两个人租了一辆车就向土伊边境开去了。一路上,和何明天南地北地聊着,冬天白天短,6个多小时的车程竟也从天亮开到了天黑。

我们在土耳其边境小镇Silopi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这家客栈的主要客人是大货车司机,设施非常简陋。床板硬硬的,上面铺着一块好像几年没有洗过的毯子,黑白电视只有雪花点,屋角地上摊着的电暖器也是坏的,都有些年头了。灯光非常微弱,忽明忽暗,更显阴冷。打开水龙头,黄褐色的水滴答滴答地流下来,看来只能合衣凑合一晚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准备过边境。Silopi口岸以货运为主,沿着边境的公路,趴满了大货车,延绵不绝有几公里长。在口岸,来回往返办公室、检查哨所好几次,终于出了土耳其边境。土耳其出境口岸和伊拉克入境口岸距离两三百米,这段路是禁区,两个国家都不管的区域。天空飘着鹅毛大雪,大货车把整条土路压得都是泥。我和何明两个人,或背或扛大箱子,挎着包,一步步地踩过泥泞,到达伊拉克边境。事后讲给朋友们听,他们说,特别有画面感。但这不是电影,是我们经历的真实场景。

半年后,陪同客户回国返回伊拉克,领导安排了个任务,考察一下从伊朗入境伊拉克的线路。在伊朗、伊拉克之间的禁区,两边的军队都占据高地,在山头上端着枪。在这里,谁都会担心,会不会突然有一颗子弹飞过来。

很幸运,没有子弹飞过来,我们顺利到达伊拉克边境,边境工作人员把我们请进哨所。哨所很小,也就几平方米。士兵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热茶,是土尔其红茶,不容分说,就给加了两勺白糖,搅一搅,糖就全部化在茶里。外面下着很大的雪,我们坐在火炉边,一口一口啜着茶,倍觉温暖。我俩把护照递给工作人员,喝完红茶,他们把护照还给我们,就让我们入境了。仔细翻开护照看看,居然没有在上面盖章,只是夹了一页白纸,上面写了几个字。就这样我就正式入境伊拉克了,那一刻,还有一点点莫名的兴奋。

在伊拉克学会带兵打仗

我算是最早去伊拉克的几个人之一,当时整个代表处不超过10个人。我们住在两栋小房子里,一栋是市场办公室,一栋是服务办公室。楼不大,是办公住处一体化的,楼下加客厅三间房做办公室,楼上两间房住宿。当时什么都得靠自己,做项目的同时兼做IT,接卫星,部署VPN(虚拟专用网)。网速很慢,而且不稳定。VPN起不来了,就登到路由器上面看看;锅(卫星天线)有问题了,就自己上楼去调一调。正可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现在公司在伊拉克的行政平台支持已经不错了,但在那时候,根本称不上有行政平台。我们自己做项目,自己照顾自己,十来个在伊拉克的兄弟,培养起了兄弟般的情谊。

有一年过春节,年三十,我带着两个兄弟,去另外一个城市阿尔比勒谈CDMA项目,一直谈到下午四点半,终于谈完了,签了合同。我们开车往回走,结果雪越下越大。一路上,代表处兄弟领导们已经开始团年了,给我们打电话,问到哪里了,提醒我们注意安全。回到代表处,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兄弟们一杯一杯酒干下去,那种感觉真好。

我们真的像一家人,而不是一群同事。为什么呢?应该说,愿意去艰苦国家的兄弟都不会计较很多细节,都是能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人,都有一种江湖豪气,都比较简单。大家在一起,不会拘泥一些小事,会互相支持,互相帮助,不会只想自己的小日子。因此我觉得,价值观和导向,把我们凝聚在一起。就这几个人,就这两栋楼,没有领导和下级界限,一起工作、生活,该加班加班,该打球打球。大家投标搞几个通宵,领导就去买吃的,亲自下厨。

伊拉克是我快速成长的地方。

在去伊拉克之初,我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每天领导让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但到了伊拉克,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我就必须要带几个兄弟了。2007年,我成了产品主管。由于我的背景是业务与软件产品经理,压力很大。我不能只懂软件,还要懂无线和固网……要跟客户讲无线基站、网络是怎么设计的,要讲核心网有哪些功能等等,要讲2G、还要讲清楚3G。很多技术方面的知识需要弥补。员工的团队管理也是一个新东西。

很高兴的是,在每个阶段,我都遇到很好的主管。当时的代表何明、辛文,给了我很多指导,给我做了很多培训并言传身教,包括人员管理的技巧和客户沟通的方式、项目的运作。特别感叹的是,由于空调线路问题,我们巴格达机场的机房内出现明火, 手足无措时,何明沉着应对;周末,辛文让我们根据事情的重要、紧急程度来做时间管理,根据不同员工的意愿和能力,进行授权或者业务指导。

我选择了巴基斯坦

2010年的一天,领导找到我说,你在伊拉克待了6年了,小孩也要上幼儿园了,不能耽误了小朋友,要考虑换个地方了。想回国,还是继续在海外?你自己考虑考虑。

没想到领导为我考虑那么多。最后,我选择了巴基斯坦。很多人都愿意去美国等发达国家。但我考虑了一下,觉得去巴基斯坦更好,更有利于我的事业发展。我的爱人一直很支持我,女儿不到两岁时,她们就在伊拉克“随军”,女儿是伊拉克代表处当时最小的小朋友。

在巴基斯坦,我发展得比较好。整个团队的氛围与绩效都挺好的。我是综合系统部部长,期间还兼重大项目部部长、解决方案副代表,2011年初,我响应公司号召转身为企业业务部长。

四年,打项目、拓展客户关系,每天都很忙。尤其是企业业务刚成立时,什么都要探索:怎么去建立跨文化的组织,融入本地员工和外派员工,融入电信和IT不同思维背景的人员,怎么去开辟市场,怎么去建立渠道……企业业务不像运营商业务,运营商就那么几个客户,每天见,就搞定了,企业业务是开放的,不停地有新的客户与渠道。当时我见了很多人,建立了很多客户关系和渠道,自己感觉很有收获。

首先是换了思想。以前我们做运营商,是直销的思路。因此刚做企业的事后,觉得什么都能做,就什么都做,包括电表、路灯都做,但做一个死一个。我们就调整自己,慢慢地建立了对市场的认识,有了自己的理解与思考,知道自己不是万能的,必须聚焦,必须取舍。其次,换了项目运作方式,更为精细化。巴基斯坦的项目竞争很复杂,必须很细,要有很强的客户关系、项目运作、解决方案,要把每个细节都想得很清楚。

我们白天在外面跑,晚上拉项目分析会、投标,每天都很忙,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是十一、二点才回家。父母过年的时候来过一个月,也就过年和一个周末一起吃过饭。后来父母说,看到你在巴基斯坦过得挺充实的,也很放心。

在传统企业业务行业渠道市场,我们是领导者,他们都很愿意跟华为合作。我们的品牌也挺好的,特别是签了几个大项目后。我们也很有信心,能见到很多高层客户。

我现在是中东地区部企业业务部副部长,兼阿联酋企业业务部部长。如果我选择去美国,生活可能会很安逸,但不经过历练,不可能有现在的发展。我的太太和孩子也很好。孩子现在海外上学。对我来说,我能给孩子的,就是给她提供一个好的平台,尽可能地增加她的阅历。而我能给爱人的,则是良好的物质和爱。爱,不分地点,无论对世界的哪个角落,都可以给予。

13年的失和得

从2003年7月,我毕业两年后去海外算起,至今已13年了。这13年,有11年在艰苦国家。这13年,发生了很多:完成结婚大事、添了一个女儿、女儿渐渐长大、读书、接受国际化的教育……这13年,我都是在外面漂着的。在有些人看来,可能会觉得我失去了很多:没跟父母在一起,很多时候没跟老婆孩子在一起,甚至我都开始不适应国内的生活方式。但说实话,我觉得我获得了很多。

这13年,我从一个刚毕业两年的工程师,成长为一名企业领导,带着一帮兄弟,做着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美元的生意,和一些国家领导和部级领导交流一个国家、一个行业的方向,谈华为公司给客户、当地国家带来的价值,给当地人民的生活可能带来的变化,那就是一种收获和成就感。

这13年,我学会了从不同的视角去发现美。我去的都是艰苦国家,可能有危险,也很苦。但只要接受它,然后去欣赏它,就会感觉很不一样。我曾跟兄弟们说,我们不能只是为了挣点补助去艰苦地区,这样没有意义,损失会更多。钱的多少和幸福不成正比,对我来说,只要有个小房子,有家人在一起就够了。

在伊拉克时,有战争,有爆炸,还停电,每天供电不超过6小时,我们有个很小的油机自己发电,只能带动电风扇。客厅里有一套沙发,不分领导、同事,4个人就围着这个吊扇,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有时连小油机也没有,只能睡楼顶。伊拉克的夜充满了嘈杂,到处油机轰鸣,黑鹰、Apache直升机执行任务,还有蚊子嗡嗡嗡,入睡很困难。但想到有兄弟般的情谊,想到我们拼尽全力做项目,自己技能有所提升,就感觉很充实、很快乐。

在伊拉克、在巴基斯坦,我都愿意去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在当地宰牲节期间,我一个人背着背包,到巴基斯坦北部旅行。北部风景很漂亮,有6000多米高的雪山,也有冰川。我住在Hunza山顶的Guest House,早上5点出发,翻过一座山,看到山谷中间的一片绿荫,四面都是皑皑雪山,雪山坚韧挺拔,傲然屹立在眼前。这里民风纯朴,当地人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吃杏干,给我倒水倒茶,很热情。再往里面走,是堰塞湖。

2010年之前发生过一次地震,山崩了,落石就把曾经的河道堵住了,水位提升了170米,形成一个湖。湖面很大,延伸了十几公里。湖底是原来的公路,是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公路在喀喇昆仑巴基斯坦境内有809公里,建这条路牺牲了600多人,是人把路一里一里铺出来的。在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的中国烈士陵园,埋葬着88位在喀喇昆仑公路建设中遇难的中国工程人员。没有牺牲,就没有成就!

有人说我有点傻,也有人说我有情怀。当时待在伊拉克,是因为有一种很朴素的理想。一是华为正在走向海外,在这个过程中,我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另一个更激励我的,是一种情怀。华为是这么多中国高科技企业走向海外比较早的,很多事情,没有经验可以参考,也没有人可以让我们模仿,只能靠自己去摸索。未来还会有很多高科技公司走向海外,如果我们的探路,对其他公司有帮助,而我又作为探路者中的一员,何尝不是一种贡献?这种情怀一直在激励我。

我们能有今天的成绩,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从被客户拒绝,到接纳,到被需要。从不为所知,到现在强大的品牌,我们靠的就是一步一个脚印,没有投机取巧。我很高兴,能通过自己的点点滴滴努力,为公司创造价值,为家人创造好的生活条件,这就是我的“得”。有了这些“得”,一切的痛苦和磨难,都显得微不足道。

综合评分:8.3475 分
云能力:8.1 分
营业额:2202亿人民币[2012]
云服务:华为云计算网络

查看更多 >>

推广二维码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