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

行者学院 转型私董会 科技行者专题报道 网红大战科技行者

知识库

知识库 安全导航

至顶网网络频道SDN/NFV中国联通赫罡:联通把SDN化网络工作分了三个方向,升级、重构与提升

中国联通赫罡:联通把SDN化网络工作分了三个方向,升级、重构与提升

  • 扫一扫
    分享文章到微信

  •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至顶头条

在3日上午的2017全球SDNFV技术大会中,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SDNNFV创新中心总监,赫罡为与会嘉宾带来了以“SDNNFV实践与部署”的干货演讲。

来源:至顶网网络频道【原创】2017-08-03 12:39:40

关键字: 中国联通 2017全球SDNFV技术大会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至顶网网络频道 08月03日 北京报道: 天地互连、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主办的“2017全球SDNFV技术大会” (2017.chinasdn.org)于 2017年8月2-3日,在北京国宾酒店火热开幕。在3日上午的大会中,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SDNNFV创新中心总监,赫罡为与会嘉宾带来了以“SDNNFV实践与部署”的干货演讲。

中国移动段晓东:

中国联通网络技术研究院SDNNFV创新中心总监 赫罡

以下为现场演讲实录: 

赫罡:大家好,我直接进入正题,中国联通把工作分了三个方向:升级、重构与提升。

升级指什么呢?我们现在的网络要用线路连接,是我们运营商最主要的资产和能力,我们需要借助SDN技术把我们的链接首先要做好,所以我们更多是在基于我们现有网络基础上网络的升级,引入SDN技术改造升级后的网络,能够提供更好的连接的服务,为我们的新的万物互联时代的产业互联网做好连接的基础。

第二,重构。这个主要指运营商自己的工作,这个重构前面两位领导都讲到,我们重构最大的变化是我们网络组织的形式会围绕DC来重要组这个网络,我们网源会变成虚拟化云化的,在DC中间部署。

第三,提升。其实我们在软件化的SDNFV时代,运营商以前说的多做的少,但是在软件和软件化发展的趋势下,运营商必须自己动手做,这样才能在以软件为主的未来占有一席之地,掌握主动权,我们更多的是依托着开源组织的形式,更多人的参与,或者动手自己去做一些运营商应该做的网络编排和业务软件相关的动作,真正提升自己的能力,在未来的时候真正能够掌握软件化后的网络。

首先我们看升级这块。我们现在面临很多的变化,从我们传统的互联网最开始主要用于教育和科研、军事,后期我们变成面向公众服务的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到了现在,我们要实现人和人的连接,同时消费互联网基本上已经处于稳定的态势,我们更多的现在是面向产业,面向万物互联,这样对我们的网络的连接需求个性化提出了不同的要求,有很多变化和影响。这样的背景要求我们的网络能够适应超大的连接,不同的需求,灵活的调整,所以我们更多的面向我们产业互联网去重构我们连接的服务。

中国联通在去年九月份发布了产业互联网的架构和产品,当时有一个产品的演示,我们把整个产业互联网架构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可以看到我们网络基础依然是连接,是我们的传输网络、IP网络,但是SDNFV赋能是什么?我们把我们的网络做了SDN化的改造,增加了SDN控制器,进行IT化的封装,然后构建端到端网络资源编排和管理的系统。通过网络编排和管理系统,一个是把网络集约化,IT化,把能力都搜集起来,拉通端到端的资源;另外需要把API能力开放化,一个是自己调用,另外是第三方调用,后来我们在与阿里和腾讯云的合作中看到了这项工作的必要性。这是我们整个网络架构的目标。我们称整个连接服务起为产业互联网,真正来讲还是我们的连接服务,有一个大概的演进服务。

其实运营商的网络比较复杂,有接入网络、城域网络、骨干网络,还有下面的传输网络,和现在的IDC云服务。我们现在的思路是,第一步我们像拼积木一样,把每块都做SDN化、虚拟化改造。我们在做VCP工作的同时也做OVERLAP的工作,因为我们的基础网络中间网络的大量的现有的设备,它的改造、升级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同时我们在各个模块上都在做相应的改造工作,包括我们的UTN的网络,我们叫IP RUN,这个是我们专有的城域的承载网络。我们现在做的工作是把它做SDN化的改造,后来会有详细每张网的介绍。另外一块是我们中间传输网络,就是OTN网络,它也是在做SDN改造,主要是把它打造成低时延、超卓越的精品网络,为金融提供专门的服务。还有骨干网络,从联通来讲我们有专用于移动回传的网络,还有针对大客户的A网。第一阶段,我们现在把A网全部进行SDN改造,今年年底将三百多个网全部改造完成,它就是SDN网络,现在几个网络在同步进行。第二阶段我们像拼积木一样把逐段拼起来,最主要的拼接是把IP网络和骨干网络端到端拉通,形成一个具有广泛覆盖、能够解决最后一公里端到端IP的SDN智能网络。我们自己的数据中心服务,跟别的数据中心和OTT的云服务,以及阿里和腾讯云在做深度合作,协同自有云网和公有云,形成真正的端到端一直入云的解决方案。同时我们在把VCP网络解决方案同步升级,成为我们的SDN解决方案,解决跨域、跨运营商的问题,最后希望到2019年,我们能真正构建一张端到端的、SDN化、软件定义化的开放网络。

下面是UTN的SDN改造的情况。这个我们更多用的是SDN的理念,而不是纯粹的SDN,因为现在大量的线网的IP设备还是通过厂家网管来管理和控制。我们现在业务下发是增加SDN控制器,但是要通过网管下发,网站管理还是需要通过网管做。首先解决的是自动化和资源自动调整的问题,所以我们关注的是业务层面。在这个层面,我们合作三个厂家有各自的网络组织,导致这也比较复杂,所以跨组织上我们有一个协同器,这个主要解决IP跨厂家协同解决的问题。另外这个本身能提供VPN业务,在年初广东已经做了相关产品的发布,在本地网可以提供VPN相应业务快速开通,包括我们按时间的BUD给用户提供服务。这个是我们A网SDN改造工作,我们A网全部三百多个本地网所有的设备全部都已经升级,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个本地网升级完成,我们会部署混合的方案,有思科和华为的设备,在这上面我们会做协同器和编排器,在这个基础上做整个SDN化改造。我们现在A网本身覆盖了三百多个本地网,同时在海外的延伸的大量部署也会做SDN化升级,最终会提供用户自动的服务,灵活带宽的调查,以及提供灵活的自费和分段路由和QS组织的技术,我们在年底全网都会具备这个能力。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现在正在跟相应的公有云服务商做SP层面对接,这个是在我们SDN改造后去做的工作。明年或者今年下半年很重要的工作是把这两段拼接起来,我们在A网层面会有一个骨干网的,我们SDN的控制器,在IP城域网上按照本地网层面有自己的协同器和编排器,在这之上做协同器或者编排器,把本地IP网络和骨干网络真正连接起来,端到端打通,给用户提供SDN化的网络。这是在IP网上的一些工作。

在传输层面,我们也在做相应的SDN化改造,左边图是我们已经正式发布的业务,我们把六个城市,八个节点,主要是我们重要的金融和交易所中心,利用我们的OTN网络,SDN化连接起来,提供安全可靠的线路连接,这个产品已经发布了。左边的图是目前整个OTN SDN改造的架构和思路,可以看到跟我们UTN改造网络有点像,因为UTN部署和管理是对设备要求非常熟悉的一个程度,目前的阶段还是要把自动化和业务部署的东西拿出来放在SDN协同器和控制器来做,但是业务还是通过网管下发,所以我们只是用了SDN理念,并没有用SDN去做。上面讲的是中国联通要做好的连接服务,要用SDN手段改造网络,这里包括IP网络、传输网络,希望能够真正为用户提供可用的一个优势的连接服务。

第二,我们讲重构。重构更多是运营商自己的工作,前面两位领导都已经讲到,我们从网络的组织架构上大家的思路是比较相像的,目前来讲联通也是三层的DC布局的结构,分中心,本地和边缘;其实我们讲边缘再往下的话可能还有一层,这就是接入节点。目前来看它并不是普适。我们讲三层是达成共识的,中心是部署的全国性的业务,核心的控制网源会在集团和枢纽楼控制。最主要的是在本地和边缘,本地是传统的核心机房,传统的网管和接入网源的控制面都会放在本地部署。边缘情况可能复杂很多,很多边缘的设备,像原来传统的Base以及未来的MEC或者高计算方面都会往边缘承载去放。最大的变化就是边缘。我们正在做的工作是把所有边缘的需求梳理起来,因为边缘对我们网络结构影响比较大。传统来讲我们对核心,对本地网都会有比较核心的机房,当然对边缘而讲都是汇集机房,所以这块改造的工作量还是比较大的。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有一个大致的梳理,从网络结构来看,原来有全国、省中心,会有城市的一级机房,还有机房的接入节点,这就是现在机房的大致分布,包括我们传统的核心网,无线网络,数据网络,传送网络。我们DC化重构后我们网络部署,尤其边缘,我们网管转发面,我们虚拟化Base,虚拟化的BBU都会在边缘部署,这个对我们的影响是最大的,我们需要把这块布局做好,提前规划,做好我们DC整个布局和云化,因为这涉及到大量的改造。

我们对于通信云的组织和部署,我们有一个明确的思路。前面陈院长也讲到,我们从两层到三层的解耦,目标是三层解耦统一云化资源管理池,我们会有一个统一的硬件平台管理,这是我们目前正在开展的工作,我们正在做三层解耦的集采的测试,未来的NB核心网,包括MS相应的节点都会采用三层解耦的部署方式来做。这个正在做的工作还不太方便提,但是从现在来看还是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去改善的。

另外,我们也在做像移动网这块,在做移动网网管CU分离的试点,这个我们在江苏、山东,已经在线网部署,可能今年的年初就会有一个CU分离和测试线网部署的结论。前面的重构,一个是DC的布局和组织结构的调整,另外一块是我们移动网的重构,还有一块,因为联通也是有很大的宽带服务商,还有城域网重构,这个重构主要依托我们Base形态重构,Base是城域网重要的节点,虽然Base的SDN化,随着网络功能的调整,都会带来整个城域网络的重构。这有几个层面:一个是设备重构。传统的Base有两个阶段,前期做虚拟化,现在是转控分离的SDN化Base。网络的重构,因为设备的形态,网愿组织,功能分布重新变化,所以网络组织上又有一些重构,联通基于开源组织一起在做城域网重构,后面我们会讲这本身是一个网络结点上的重构。

还有一个业务重构,我们的出发点是考虑到,其实Base虚拟化之后,目前来看我们必须找到它的商业的切入点,像前面段所讲的,我们一定要有商业的点。目前Base虚拟化之后技术上是一种革新,但是看业务上的驱动力目前并没有太明显,所以我们更多的在另外一个维度考虑问题,就是我们在业务的重构和分流上,在山东的一些试点,我们也做了一些SDN化的Base业务分流的工作,我们下面可以简单的介绍一下。一个是我们除了虚拟化商用,我们今年已经在八个省开始试点了,大部分的试点运行在半年以上,目前来看运行态势比较不错。另外我们在山东与合作厂商新华三一起在做就是我们在Ask转发面我们要把4K业务卸载掉,未来4K业务是我们城域网拉动端,所以它的业务属性让我们考虑能不能用一些低成本的转发的结构来去处理它,这个我们现在是正在线网已经割了一部分4K用户在运行,目前我们要密切关注它的相应的指标情况,这个我们想我们可能九月份可能会有一个正式的发布。这是我们在业务上重构的一些工作。

另外,我们在网络重构上的工作,我们在江苏线网构建了一个R CORD线网的一个真实的案例,与合作伙伴用白盒的设备,我们OS是另外一个厂家,上层的业务和应用又是第三方的厂家,其实是一个标准的R CORD环境,我们看R CORD在线网运行下对网络等方面能不能满足要求。另外,转发面的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在V BASE层面做了很多不同形态的转发面的工作,下面这张材料会重点讲一下,其实我们Base转控分离有多种转发面的选择,我们现在也在想怎么选择。另外一个,因为转控分离以后有很多复杂的功能都上移到控制面,这样控制面的多样化是只有一种转发面,还是有针对并存的情况,目前来看我们正在做相应的工作。这里我们现在包括传统的Base厂家都有NP转发面。同时我们现在也在考虑,X86转发面适用在什么场景,因为对X86转发面它的吞吐量、造价和成本等等都是需要考量的方面,现在我们会看看有没有基于ASK转发面的结构来满足BASE大流量的转发需求。

最后是提升,我们更多是讲我们需要运营商需要依托开源组织、借助社区,借助大家的力量来提示我们的能力。首先是CORD,因为联通在ONOS CORD里积极开展相应的工作,包括去年成立R CORD中国联通联盟,在发展上我们联合厂家做了一些M CORD重构的演示,包括前面四月份也举办了一些CORD的研讨和峰会。同时我们借助于开源的项目,为我们运营商未来等等转型做了能力的积累。另外,前面讲了,ONF,我们联通步子迈了很多,我们联通正在加入ONAP,这个流程确实比较长,我们才刚走完。我们借助ONAP整个框架,目前正在做UTN+A的网络编排的自主研发工作,我们跟合作厂家在推动这方面的工作。我的演讲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 评论
    • 分享微博
    • 分享邮件
    邮件订阅

    如果您非常迫切的想了解IT领域最新产品与技术信息,那么订阅至顶网技术邮件将是您的最佳途径之一。

    重磅专题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